Fate的同人,看到這句沒興趣的就可以跳過了

***
遠坂蓮
友人「澄」的友情贊助,再次感激拜收了
***

遠坂蓮盯著眼前這不速之客,微瞇的眼縫中透出沒好氣又無力的目光
在幾經思索後,終於按著額頭回了招呼:

「啊啊,確實是該說聲早安
但是間桐……你不認為、清晨三點似乎太早了一點嗎?」

「似、乎是這樣喔……」

眼前的少年露出遠坂蓮習以為常的傻笑,抓了抓頭。
看著他那模樣,遠坂蓮眉頭又顫了一下。

「那麼,你到底有什麼要緊的事,急到必須在半夜跑到淑女的家中按門鈴?」

「這個嘛,老實說……是有人想要見妳啦……」

隨著間桐楓那含糊的語氣說完,他背後的陰影中
凝匯出一道嬌窈的身形。

「那、那該不會是……!」

對於眼前出現之人,遠坂蓮眼眶微微睜大。

「────妳好嗎,蓮。」

紫色的幽影倩然一笑。

遠坂蓮的眼神中先是流露出茫然的目光,緊接閃過了恍然的一震。

「櫻婆婆?但怎麼會…………啊!是Servant嗎!
間桐!我不是跟你說過,叫你不准參加這屆聖杯戰爭了嗎?
像你這種程度的魔術師,參戰只不過是白白送死而已────!」


比起對熟識的親屬突然英靈化這點的迷惑
遠坂蓮對於眼前少年的參戰而產生的怒氣,還要更加強烈

「別這樣說,蓮。有了我這師傅,絕對足以彌補楓這弟子的不足。
倒是妳還不叫出自己的Servant好嗎?
難道妳沒注意到此刻站在妳眼前的我,代表什麼意義?」

紫髮的虛影魔術師,好整以暇的提醒道。
也同時於她話語的結束,黑衣的萌眼……不、是矇眼男子,無聲自蓮後方現身。

「喔,那就是妳的Servant嗎?」間桐櫻端視著:「感覺上似乎不是三騎士
那麼……是Rider?或是────Assassin?」

從對方的推斷言語中,遠坂蓮也反藉著線索進行判斷
扣除Berserker這明顯相異的印象,也就是說英靈櫻的職位乃是Caster

雖然難保對方有故意誤導的可能
但是單就英靈櫻那股異常龐大的魔力值,以及本身為優秀魔術師的事實
遠坂蓮暫且認定對方乃Caster之座的從者


「既然妳的從者現身了,那就乖乖退下,蓮。
我承認妳很優秀,但是對我來說可遠遠不足以構成威脅
而且正因為妳很優秀,如果一個不小心激怒了我……
────雖然妳體內留著我所愛之人的血,但可也有著同比例的嫉恨之血喔!」

雖然櫻眼中熟悉的慈祥並沒有改變
但是往日蓮偶而從她身上感受到的那股微小寒意,此刻卻放大了千百倍。

察覺到主人身軀無自覺的輕顫,Assassin將手輕輕搭在她肩上。

「這裡就交給我吧,妳就儘管保護好自己就夠了。」

「可是憑你一個人,根本就……」

蓮很清楚自己從者的實力和對方有很大的差距
要他在沒有支援下獨鬥等於是送死,不過──

「放心吧,Master……」

Assassin往前走出的腳步停下,回頭露出了可靠的笑容。


「────打不過的時候,我會毫不考慮地逃跑的。」


於是,遠坂蓮心中最後的一絲猶豫消失了
然後在退下同時,暗暗立下祝他和敵人同歸於盡的真摯祈願。


「很好,既然已有覺悟,那就速戰速決吧,後來還有五人要收拾呢。
────術式影裝‧天劍絕刃」

在同樣退下的楓前方,間桐櫻緩緩舉起了右手。
濃密的黑色魔力,如果有生命般纏繞包附上,並在前端拖出一道長長的布巾。


「怎麼可能,居然將虛數魔力給固定實體化了嗎?」

遠坂蓮發出驚嘆,身為魔術師的她,十分了解那是多麼駭人的壯舉。
而回應著蓮的嘆息,間桐櫻則是揮動了手臂。


「────Shadow Cross!」


黑色的布巾,有如撕裂暗夜的負之閃光
朝著Assassin奔吼撕咬而去
交縱的黑蛇亂影破開大地,扯出瀰漫的碎石沙塵

那是超乎黑色布巾應有的驚人威力
正當蓮擔心Assassin是否已在方才那擊下陣亡時
他已由塵埃中縱躍而出,看起來似乎毫髮無傷

「真是可怕,要是被打中可不得了了。」

「原來如此,看來至少閃躲方面挺有一套嘛,那接下來呢?」

間桐櫻一聲嗤笑,再次揮動手臂
奪命的可怕黑影,二度化作閃光亂影奔嘯而出。

比剛才更快更亂的鞭擊,追著Assassin的身形直打
雖然他能在這等攻勢中閃避著確實相當厲害,但也慢慢陷入危境


「嘖!看來再這樣下去沒辦法了……」

狼狽的Assassin面露苦色後,一邊疾走、一邊用手指勾住雙眼的繃帶。

早在會面的瞬間,間桐櫻就注意到敵人臉上那可疑的繃帶
但是雖然有所戒備,卻無一絲畏懼。

「魔眼嗎?但那種東西對我可沒有用啊!」

是的,在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曾有過一名持有最高等級魔眼的Servant
憑自己如今的實力,以虛數魔力構築的魔力障壁
即使是Rider的石化魔眼,亦無所用途!

負之魔鞭斬向因拉扯繃帶而出現極微小頓滯的Assassin
只見黑衣英靈左手向下一扯、右手五指撮合成刀,接著────


在蒼藍的魔眼綻放之時,Assassin隨手揮出的一擊劈開了黑色閃光


「什、怎麼可能?我的術式影裝居然!」

間桐櫻驚愕萬分的看著自己的魔影長巾在斷裂後,化作黑色粉塵潰散。

別說自己的術式影裝絕非尋常的概念武裝可以擊破
對方可是甚至連任何武器都沒有使用,僅憑空手就斬斷了自己的魔術啊!


「世間萬物皆有破綻,既然有負的起始,那也有相對的正之終結
────我只不過是劃開了兩者的聯繫而已。」

展露出隱藏在白色繃帶下的雙眼
Assassin甩動手臂,若無其事的淡然說道。


「哼,只不過僥倖破了我一次魔術就得意起來了嗎?
我的術式影裝、可是有一百零八式喔!」

正當間桐櫻準備重新運使虛數魔力時……



「────吶、妳們玩到一個段落了嗎?」



一道新的稚嫩語音,突然出現在決戰雙方的另一端。

在場眾人同時轉頭,視線的匯聚中心
站著一名有如純潔雪花化身的銀髮少女。

「阿啦,才短短一年不見,櫻妳的樣子可變了不少嘛。」

「好說,依莉雅妳那副五頭身的比例倒是一點兒都沒變呢。」

間桐櫻帶著嘲諷的語氣回以招呼。


依莉雅蘇菲爾‧馮‧艾因茲貝倫────遠坂蓮很清楚這個人是誰

御三家之一的艾因茲貝倫,聖杯的化身
爺爺的「妹妹」
同時也是……聖杯戰爭的參賽者!


「看妳們的樣子,應該都很清楚我是誰了吧
那就不廢話,接著就輪到介紹我的Servant啦」

啊、我不知道耶……無視Assassin的意見
冬之少女高高舉起右手,有如唱歌似地揚聲高呼


「來吧────Archer!」


隨著依莉雅的聲息,緊接另一道高亢的少女之聲亦同之鳴嘯



「天在怒吼、地在吶喊、人在呼喚!
祈願迎來了愛與正義的執行者,灼熱的粉紅真實!」



在場眾人同時朝著聲音的來源望去。

不知何時間、不知怎麼做的、不知為何要這麼作……
在遠坂宅邸的洋房頂端,出現了一道身影


那人彷彿沒有察覺自己的行徑是多麼驚世駭俗
有如毫無羞恥心般地,繼續高吟著。


「今夜,世間的黑暗將無所遁形,正義的鐵鎚誓必擊碎違逆者之心♡
是────魔法少女,參上!」


沸騰的登場宣言完畢瞬間
背後不知從哪莫名冒出的數道探照燈,從後下方將那人模樣照得豔明。

而在看到了該人物的模樣後,遠坂蓮瞬間有種想要昏倒的衝動。
雖然年紀外貌都和記憶相差甚大,但那模樣確實和以前相簿看過的「她」相同……


────芳齡十七歲的遠坂☆凜

此刻正穿著一件會讓人羞到滴下紅色汗珠的鮮紅色Cos服裝,颯然揮舞著寶石魔杖。








補充說明:


雖然有點晚了,但還是補充一下好了
這篇同人作品的誕生原因在於受到T-MOON COMPLEX X的刺激而出現的
所以本質乃是假聖杯戰爭之名、行TM大亂鬥之實

不過因為畢竟是設定在遊戲5x年後
所以舊角色的登場有限制,除了極少數人之外
大多都是以另類的方式帶出(雖然有更多人沒機會出現)

至於描寫方式一來是偏歡樂風,二來受限於寫作時間
節奏感會異常快速,也不用期待會有什麼細膩的情感刻畫
(雖然有設定,但都在我腦海裡了)

至於第一夜02最後提到的各組代號請看看就好
裡面大概有幾組會換掉吧?
本來有一些原創的正經英靈
但是後來發現把這些人丟到這場聖杯戰爭中實在太可憐了XD


老實說本來是只打算寫個殺人貴登場而已
但是出乎意料的竟然在TM版還有些迴響
加上

超友情支援的人設圖,讓我不小心又熱血地多擠出了幾篇
......後面可能不會在這麼快了吧?

不過本來就非長期連載的打算
總之,應該還是屬於有一篇沒一篇的不定期斷尾情況了

創作者介紹

W.F的碎碎念之國

wind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能登控
  • 唔...經過從ep03看過殺人貴的圖到ep04一半的這段時間,我發現天河明人使<br />
    著命緣終斷斬開了術式影裝...<br />
    <br />
    <br />
    <br />
    那句"我只不過是劃開了兩者的聯繫而已。" 讓我腦子裡突然有詭異的東西鍵結<br />
    起來...(掩面逃
  • 這樣也能讓你聯想到限定少數人才知道的梗,有你的(拇指)<br />
    ......不過老實說只是巧合而已XD

    windfeather 於 2009/02/09 16:14 回覆

  • joker73416
  • 咦...我突然想到一個疑問,<br />
    按照之前的設定來看,蓮是遠坂的繼承人吧?<br />
    <br />
    都到孫女這輩了,還是叫"遠坂"??<br />
    那只會投影強化某無用的半熟魔術師叫衛宮的晚年生活...<br />
    婚姻這種事雖然多半是建立在兩人的感情上,<br />
    但某些共識上就單方面來說好像永遠是沒辦法妥協的說(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