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的同人,看到這句如果不懂意思還煩請直接跳過

********************************

間桐主宅的幽暗地下室裡,楓正處於儀式開始前的時刻。

以十五歲少年來說稍嫌矮小的個子,有著一張予人軟弱印象的無力表情
即使再過十分鐘後將面臨人生的關鍵轉折點
此刻的他,卻依舊一副不以為意的懶散模樣。

「啊啊……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招出個超級無敵強的偉大英靈了吧?」

楓口中喃喃自語的「她」
乃是師傅親姐的孫女兼愛徒,也是遠坂家的下任繼承人
不僅魔術的資質與才華,連在學校也是各項全能的完美超人

只是不知為何,她總是對自己抱持著超乎常人的競爭意識
問題是────明明不管各方面的勝負都比不過她啊!

「受不了,我到底是在什麼時候惹到她了呢?」

一邊碎碎念,楓搔了搔頭,以此作為分心雜想的段落。


重新集中了精神,楓從口袋中取出了一顆約略嬰兒拳頭大的漆黑色圓形寶石。

「『黑真珠』,不愧是師傅所指定的緣物,可以充分感受到其中蘊藏的龐大魔力呢。」

楓的口中吐出了讚嘆似的嘆息話語。

師傅、亦是身任監護人的間桐櫻,楓與她相遇,算算也快十年了
間桐櫻,既是楓的恩人,也是他憧憬的偶像。

以間桐家的魔術理論為基礎,並配合自身罕見的「虛數」屬性
以當時僅僅二十五歲之齡,就開創出了全新的魔術流派
更在魔術大成後,開始在世界各地展開旅行修業。
在拯救了眾多人命的同時,也多次瓦解迫襲的黑暗危機
單就在魔術世界的創舉與實績而言
即使是她人稱天才的姊姊、公認當世最接近魔法使實力的遠坂凜,亦有所不及吧。

這樣一位了不起的人,不但收養了楓,還看出他的魔術資質
配合獨特的屬性,重新演繹出適合的魔術來指導
雖然作為一名師傅可說非常嚴厲,但同時也是最溫柔的唯一親人


「師傅現在應該是在香港吧?」

間桐楓想起了半年前,最後一次看到的師傅背影。
在拜託他參加即將到來的新一次聖杯戰爭、並交付招喚用的緣物後,便離開了

老實說間桐楓並沒有想要靠聖杯實現的願望
但既然這是師傅的「願望」,那完成它就是楓唯一能夠報答恩情的方式
如果師傅希望他參戰──那麼、就去作吧!

……此外,或許可以看到遠坂蓮意外的表情?
那個總是一臉正經嚴肅的她,不知在聖杯戰爭時對上會怎樣呢?

心底苦笑後,楓收斂了精神
將師傅所給予的王牌「黑真珠」放到了祭台上
自知實力有所不及
如果說能有什麼勝算,那大概就是倚賴能否招喚出優秀的從者
雖然大略比不過那個完美主義的遠坂蓮所選的Servant
但是既然師傅這麼推薦
那肯定也不會是差勁的英雄


「────宣告
汝之身體交付於吾,吾之命運交付於汝之劍。
若願遵循聖杯之歸宿,服從此之理、此之意的話就回應吧────」


七大職位,扣除規格外的「復仇者」
「刺客」與「狂戰士」是可以藉由追加的咒語來選擇指定的

但是不需要。

既然師傅沒有交待,那就代表無須考慮
只要相信……
相信對間桐楓而言,「師傅的選擇」絕對是「最強的選擇」!


「──在此立誓。
我是成就世間一切善行之人,我是傳達世上一切惡意之人。
纏繞汝三大言靈七天,從抑止之輪來吧────天秤的守護者啊!」


────咒語結束,招喚很順利地完成了。


雖然這是楓的初次參戰,但是身體和直覺告訴他儀式很成功
而如同他的感受
眼前、出現了前一秒時還不存在的人

對方有著並不壓迫、卻難以言喻的存在感
間桐楓在霎那間便確定了
那個人,就是自己的Servant──

從外貌來看約略二十餘歲的長髮女子
穿著的服裝是淡色系的洋裝與黑色短裙
那誘人的身體曲線與同時兼具成熟與柔麗的臉龐,讓楓不由看癡了


只是、為什麼……
那張明明是初次見到的臉,看起來卻這麼熟悉呢?


「呃,那個、我說啊────妳、是我的從者嗎?」

間桐楓結結巴巴的問句,對方並沒有回答。

「妳聽得懂我說的話嗎?我、我是妳的主人喔……」

對於間桐楓第二次的開口,神秘的英靈終於有了反應
只見她轉動視線,以那紫色的瞳仁寂然回望向自己的招喚者
然後────緩緩舉起了右手

不知從何出現的黑影,沿著她白皙的右腕盤旋纏繞而上
化作了有如黑色巾帛的手套護鎧


「咦?等等,那個難道是、術式影裝……?」

間桐楓赫然發現眼前之人的舉動,看起來似乎滿眼熟的
應該說、那個魔術不正就是────


「楓,給我咬緊牙關。」


神秘的女性英靈緩緩開了口
楓在還沒注意到為何自己還沒自我介紹、對方竟就知道自己名字這件事之前
身體已經由於某種「理由」,反射性作出了應對


──他該慶幸自己過去鍛鍊時光所培養出的直覺。



「Darkness Fingerrrrrrrrrrrrrrrrrrrrrrr!」



隨著神秘的女性英靈的叱吒,由黑影所包籠的五指爆出闇色閃光
夾帶著魔力掌風的一掌、朝著間桐楓呼了過去。

在衝擊自側臉灌入之時,楓眼前的視野也轉了360……或是720度?
總之楓的世界急速飛旋
霎時間,似乎有種靈魂擺脫了重力束縛的快感

碰!風車似的人體自轉結束
連楓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地,雙腳居然還能剛好踏回地面

模糊的意識中,前方的朦朧身影似乎和記憶中熟悉的某人模樣重疊了

「師……傅?」

「你這個白痴徒弟!這世上哪有要師傅叫徒弟主人的道理
這世界唯一能讓我心甘情願稱呼主人的對象,只有一人────但那人絕不會是你!」

女性英靈──間桐櫻──單手插腰,對著自己的不才徒弟斥吼
只是怒氣很快消散,換上了嬌媚的淺笑

「不過雖然我沒有出全力,吃了我一擊還能好好站著
可見你總算沒有怠忽鍛鍊,要當我聖杯戰爭的助手是夠格了。」

楓摀著臉頰,不知是否因為事態變化太大、或是剛剛那掌
他的腦袋中似乎一團混亂

「師傅……妳的模樣、為什麼……?」

間桐櫻撩動紫色秀髮,輕聲哼笑。

「因為『黑真珠』啊────藉由我畢生魔術理論、以及虛數魔力精華所渠聚而成的結晶
乃象徵了『間桐櫻』獨一無二的化身,不可能聯繫到其他人
而這些年來的經歷,也足以讓我的存在,昇華為英靈之座的證明。」

越是說著,英靈間桐櫻的神態就越顯興奮

「不過、還真是超乎想像啊!
最極致的經驗學識,配上生涯最巔峰的身體狀態
最終再予以Caster的職階補正,此刻的我,可謂史上最強的『間桐櫻』!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等著吧、姊姊……已經讓妳佔據學長太久了……
該是把錯誤的歷史導正,讓學長回到我身邊的時候啦────!」

看著眼前熟悉卻也無比陌生的師傅,間桐楓真的呆住了

是因為不同時空的心體融合,導致性情丕變嗎?
還是……這才是師傅真正的面貌?

「那、師傅,接下來呢?」

間桐楓有些畏懼地悄聲問道。

「哼,那還用說嗎────」

間桐櫻一副弟子彷彿問了何等愚蠢的問題

「────當然是、先去和遠坂家的人問候一番啦!」

紫髮的虛影魔術師,露出了無畏的笑。

 



於是間桐楓的第一次、間桐櫻的第二次聖杯戰爭
就此開始────




────而也在今夜,七名Servant全數招喚完畢







『背負家族詛咒之人』與『魔眼的騎士』

『Shining Student』與『Shadow Master』

『冬之女』與『魔法少女』

『虎竹刀的繼承者』與『荒流的御駛者』

『太極』與『無雙』

『ZERO』與『Joker』

『貓之綺夢』與『貓姬』








第六次聖杯戰爭────


正式、就此、或許、馬上、大概、可能、不確定、純屬不負責推斷地……


────快要開始了。






**
我很認真地考慮過黑櫻的大招要不要用「Shadow Drill Break」......Orz
**

 

創作者介紹

W.F的碎碎念之國

wind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能登控
  • 櫻:我得到青春的肉體(台)~喔齁齁齁齁齁~~~~(轉圈~<br />
    <br />
    <br />
    嗯...看著看著腦子裡就出現這個畫面了.....(掩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