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的同人,看到這句如果不懂意思就可以直接跳過了

********************************

時間已邁入深夜。

在一四方型的密閉空間裡,獨自站著一名不知為何竟穿著學校制服的少女。
但見她緩緩看了一眼左腕上的手錶表面後,像是刻意表達冷靜的語氣自唇瓣吐出。

「時間、凌晨一點五十二分,距離最佳體態尚餘八分鐘,確認完畢。」

她期待這一刻已經很久,甚至可說自她懂事以來,就在期待著這一刻
說得誇張點,她的人生、就是從今晚才真正啟動
過去的十六年,只不過是出生前的胎動而已。

所以,準備了超過五千個日子才迎來的今夜
她絕對不會犯下當年奶奶的愚蠢錯誤。

補充,對於既是奶奶也是自己魔術師父的她,少女是相當尊敬的
也因此熟知了奶奶經歷的少女,更是深深將其教誨牢記在心
今晚,家族遺傳的「某種致命缺憾」,將徹底根除。


手錶已和家中所有的鐘錶對時,分秒不差
三天前電池全面翻新,確保無誤
放學前也和同學對照過時間,大致精準
最後在約兩個小時前、於午夜零時以電話查詢過標準時間,完美!

更甚、為了確保自己的精神狀態能夠維持在最高峰
不但剛放學後就先睡了會,更在清醒盥洗後
換上最能專心、也是穿著時間最長的一套服裝……學校制服是也。

少女將手撫向後頸,不知在對誰誇耀自己完美措施地,撩撥了自身那辮馬尾

────一切皆已準備就緒

天時‧對少女來說的最佳魔力波長時段
地利‧熟悉的工房與精準刻畫的魔法陣
人和‧耗費無數時光鑽研戰略、所決定並取得的最佳聖遺物

綁著馬尾的制服少女──遠坂蓮
在聖杯戰爭正式開始前,已然確定了自己將取得勝利!


作為聯繫傳說中英雄的「緣物」,遠坂蓮將一柄外表看似平凡無奇的古劍放置在祭壇上。

────炎黃劍。

遠古帝王軒轅氏的佩劍。
那是遠坂蓮費盡千辛萬苦才覓尋、並不惜和放貸超高利息的奶奶兼師父=惡魔借了錢
才終於取得的聖遺物。

作為超過四千年歷史的中國史皇,受到全世界超過數十億人民的尊崇與敬仰
比起史蹟誇大但卻虛幻難以掌握的神話級存在
軒轅氏不管是流傳事蹟或是歷史記載方面,都絕對擁有成為一流英雄的程度
況且人品與道德以「王」的氣度來說,應該是值得搭檔並操控的對象
最重要的是、知名度這點絕對是最高規格的!

先後擊敗了蚩尤與炎帝,加上身為古老民族的起源者
相信不僅自身實力,就連「英雄的證明」──寶具,肯定也擁有頂級水準

沒錯。
遠坂蓮從不打沒把握的戰爭,也不參與無法掌握勝算的賭注
要打、就要贏!而且要贏得瀟灑優雅!要贏得驕傲愉快!

「呼────」

深深吐了口氣,平穩了略為高漲情緒的遠坂蓮,在最終的魔法陣檢查完畢後
往著前方的舉直了手
形狀姣好的粉紅色唇瓣吐出咒語詠唱


「────宣告
汝之身體交付於吾,吾之命運交付於汝之劍。
若願遵循聖杯之歸宿,服從此之理、此之意的話就回應吧────」


魔力開始奔流。
豔紅的光芒有如火焰般映照著遠坂蓮標緻端正的臉龐
……但那冷靜的表情下,其實正忍受著體內燒燙的荊棘之流


「────在此立誓。
我是成就世間一切善行之人,我是傳達世上一切惡意之人。
纏繞汝三大言靈七天,從抑止之輪來吧────天秤的守護者啊!」



瞬間。

祝禱詞結束的同時,遠坂蓮體內的魔力奔流飆升至極限
在密閉室內吹起了劇烈的閃光與風壓,迫得少女一時睜不開眼
而也在此時,另一道應從招喚的身影
無聲無形地降臨了。

在潰散的光芒之中,英雄的身影逐漸聚合
尚未完全取回視覺,遠坂蓮第一眼便是看向對方的雙手

「…………劍呢?」

左手、右手──沒有。
腰間──沒有。
背帶──沒有。
以防萬一看去的嘴中──沒有咬著。
總之劍就是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搞什麼毛啊!」


因為太過突然的意外,讓少女不小心冒出不像淑女的話語

但這也不能怪她,因為長久下來的計畫
才在開始就崩壞了一環
方才所提到的完美必勝計畫中,沒有提到的一點就是……
招喚的Servant,必定要是Saber

Saber這職業的全面泛用與高性能就無須多提了
光是從奶奶口中得知的前兩屆戰爭中,都是由Saber這職業獲勝
根據未確定傳聞,甚至有歷屆勝者都是Saber的說法

「不對不對,不能太早下定論。」

是的,正如她從奶奶那裡所聽過的傳聞
前兩屆的Saber似乎都持有著隱形的劍
就算自己沒有看到,也不能太早下定論

於是遠坂蓮問了一句最能瞬間切入中心的問句


「我問你,你的職業是什麼?」


遠坂蓮看著被招臨的Servant說道。
那是一名穿著普通的長褲,在黑色襯衫外披著薄風衣的黑髮人型
雖然雙眼被纏繞的白色繃帶所檔
但從他的身材和下半部臉的輪廓判斷,應是男性無疑

問題是,就算性別和髮色與認知中的形象對了
剛才一時之間沒有想到
但他的裝扮實在和傳聞中的軒轅氏差異太大
再怎樣、四千年前也不會有那種式樣的褲子和襯衫風衣吧?

面對著滿懷疑心的少女,Servant凝肅的神情中
突然流露出一絲帶有點呆呆的氣息,這點發現讓遠坂蓮楞了一下

「其實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但若要回答妳的問題的話
我想……應該是稱作Assassin吧」

「Assassin是嗎?也就是刺客嘛……呵、呼呵呵,原來如此…………」

遠坂蓮在得知答案後,滿意地點頭發出清悅的輕笑
下一瞬間────


「────搞什麼毛啊!
什麼叫做刺客?刺客是什麼鬼啊!為什麼你會是刺客啊!
我的Saber咧?我的Saber為什麼變成萬年敗部Assassin了!」

少女發出了咆嘯。


遠坂蓮記得很清楚,歷屆戰爭中,七種位階確實各有優劣勝負
但是……但是……
唯有Assassin,每次都在中盤前就落敗了
單就平均勝率來說,Assassin可是穩占最底第一位!

對於少女=主人的怒氣,Assassin顯得有些無所適從
這也難怪,居然被剛叫出來的Master從根本面給予徹底否定
這對一位Servant來說是很尷尬的


「別、別這樣說嘛,Assassin也不錯啊
比方說,呃……發、發音不是很優美嗎?」

Assassin的Servant提出了無力的安撫


「閉嘴!我才不要聽這種程度的安慰!
真是的,算了,這個誤差就靠我的戰略來彌補吧。」

遠坂蓮在碎碎念完之後
再次回望向雙眼綁著繃帶的男子

「先告知我你的技能吧。
如果是傳說中的黃帝軒轅氏,想必擁有很強悍的寶具才對。」


「啊?我並不是軒轅氏啊?」

對於Assassin意料外的爆彈發言
讓遠坂蓮崩了角的完美計畫,此刻正式碎裂

「那、那你到底是誰!」

Assassin無視額邊青筋迸出的少女主人,有些苦惱地歪了歪頭。

「唔,雖然我已經捨棄代表自身存在的姓名了
但如果妳一定要知道的話……」


 



「────就叫我SHIKI吧。」

 

 




Assassin一邊微笑地說著,同時用食指按向鼻樑上的兩眼間繃帶


不知為何,遠坂蓮一瞬間將他那動作
與學校男同學推眼鏡的印象重疊在一起




……於是
遠坂蓮的戰爭──第六次聖杯戰爭──就這樣開始了






*******

[簡易設定篇]
CLASS:Assassin

Master :遠坂蓮
真名 :遠野 志貴
身高體重:169cm、57kg
屬性 :秩序.善

筋力:E
魔力:E
耐久:E
幸運:C
敏捷:C
寶具:??

Class技能:
隱息潛行:C

固有技能:
直死的魔眼:A
心眼(真):B
退魔衝動 :C




[詳細]


月姬系列中的男主角,守護真祖姬的騎士
死後所化身成的反英雄

過去因為捲入27祖中暗黑六王權的鬥爭,Arcueid因故不幸身亡
憤怒的遠野志貴從此化身為復仇鬼
不理親友或妹妹的呼喚,完全投身於對死徒的復仇
誓言在復仇完畢前不再使用姓名,只成為Arcueid獨屬的唯一SHIKI
在長久的對死徒討伐中,尋回了七夜的戰鬥經驗與技術
死徒們聞之喪膽、連27祖亦不敢輕視──人稱「殺人貴/鬼」

身陷狂暴的漆黑殺戮中,卻因為屠殺對象大多為邪惡的死徒
反而成為了「反英雄」

本因使用過度、連「魔眼殺」都無法抑止的暴走「直死的魔眼」
在某日意外遇見了同樣擁有魔眼的同名女子SHIKI
在她的指導之下,總算在自滅邊緣學會了操控魔眼的方法
纏住眼睛的繃帶只是作為自我暗示用的象徵物

為了尋求讓Arcueid復活的機會,所以回應了聖杯的呼喚





招喚的聖遺物乃是遠野志貴死後遺失的七夜短刀
因為某些原因湊巧流到遠坂蓮身上
而遠坂蓮原定的招喚目標「黃帝軒轅氏」之所以會招喚失敗
乃是因為聖遺物錯誤

原本透過奶奶之手而獲得的海外聖遺物炎黃劍
雖然還不知其存在究竟是否真實
但卻在遠坂蓮還沒過手之前,就不慎被其奶奶弄壞了

心虛的奶奶,找了某人投影出相同的東西後,再轉交給孫女
因為招喚用的聖遺物是盜版的假貨
所以除了招不到黃帝
連本應限定山中老人的Assassin,都變成了規格外的反英雄



遠坂蓮的確繼承了遠坂家的優秀迴路與刻印,以及奶奶的魔術資質
但毫無疑問的
她確實也精準地繼承了家族……不、是某人在關鍵時刻必失誤的致命缺憾




[最後是作者的補充]

因為是胡鬧用的
所以其實沒啥詳細設定
比較正經的,大概只有Archer荒騎王.成吉斯汗


還有,本文的名稱叫做「Fate/infinite world 第一夜」
而不是「Fate/infinite world」的序章
也就是說……

──想只寫這段就宣告完畢的我,也沒有所謂太監斷尾的疑慮啦!

創作者介紹

W.F的碎碎念之國

wind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