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本打算離開城鎮,卻因為一個不小心被軍部的使者逮到了。也不知是誰還記得五年
前的事,把我也給編進了這次的作戰。

我回房間去拿丟下的黑色槍身時,天使仍在房間裡。

「你要和它戰鬥嗎?」

「看來是。那幫騎士們都集合起來了,軍部也鬥志高昂。方針是最低限度要改變十字架的
飛行路線。只是這樣的話,可能性倒還不為零。」

「太勉強了。大家都不知道亞里士多德到底是什麼。他們不是這個星球的生物。不可能贏
的。」

「沒有不可能的事吧。現在我們已經打倒三隻亞里士多德了。只要有比它們更強的戰鬥力
,就不是不可戰勝的對手。」

「是嗎。它們與這個星球的常識是不相容的。所以就連死的概念都沒有。在達成目的之前
是不會停止活動的。」

「目的?你們還有那種東西?」

「是的。雖然不是我們自身的東西,但確實是有。他們是為了實現星球的願望而飛來的…
…這個星球是由於棲息於自身的生命而死。星球本身對自己的死並不悲觀,她認為被行星
上產生的生命毀滅也算是『好事』。因為星球所有的,只有『意志』,而不是『意義』。

但是,出現了例外。星球認為,毀滅自己的種族也會和星球共命運才容許其這麼做的。但
是,人類種卻在連星球都已死絕的大地上存活了下來。星球對超越了自己的死亡繼續存活
下去的東西感到恐懼,於是在臨死前呼救。『請滅絕所有仍存活的生命種』。」

「……是嗎。是你們嗎?」

不。對我的喃喃自語,天使搖了搖頭。

「能聽到星球呼助的,只有身為同種的星球。我,不,我們只是由聽到這個星球呼聲的天
體中選拔出來的、該星球上的最高種族。拿身邊的例子來說,被稱為天之亡骸的亞里士多
德……也就是過去的我是金星上最優秀的個體。」

「你說…什麼?」

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我們的敵人,是立於其它天體非常識的系統樹頂端的唯一生命種
嗎?該天體最強的生命,換言之就代表著那個天體本身。也就是說,這個星球上殘存的人
類種,是在與八個行星為敵。

「──啊啊,這樣子的話,完全沒勝算啊。」

「是的」天使很抱歉似地點了點頭。

「而且正義還站在他們那邊……嘖,如果接受公元兩千年的預言的話,人類早就以被害者
的身份安樂死了嘛。」

「不是的…!不對的是亞里士多德的那邊。他們沒有意志。沒有意志卻殘害生命,這才是
不對的啊!」

學習了這個星球的常識的天使,這樣說道。

但是,這個星球已經沒有善惡的觀念了。矛盾命題的規則,只剩下生還是死。

所以,存活至今的我,還不想就這麼死掉。

「都一樣。我也沒什麼戰鬥意義。大概以後也沒有吧。在毫無意義地互相殺戮這一點上,
我們和它們都一樣。這就是生命最單純的存在方式吧?」

天使沒有回答。

「你要怎麼辦?雖說目的相同,但是那個十字架和你各歸各的吧?那這整個城市、你的身
體會被破壞的。雖然你說過你當場死亡,但那是我們的說法。其他天體的生命種,我不認
為該用這個星球上的死來解釋。其實你已經能動了吧?」

天使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

「不行的。如果我動起來,翅膀的外皮就會破碎散落。而那所謂的世界樹的葉片就會四處
飛散,會傾灑下無數天使。這樣一來,在亞里士多德到達來這裡之前大家就都會死的。」

天使神情陰暗地說道。

……確實。那兩棵直入雲霄的樹上的葉子,數量遠遠超過了現存人類種的總數。釋放出的
數億天使瞬間就會覆蓋行星的地表。

「但是,你這樣會因此而死的。」

「沒關係。因為我就是大家。我不過是被創造出來的幻想罷了。」

「那只是教給你知識罷了。你和我們是不同的。對於你來說我們不過是一些容易理解的裝
飾品而已。趕快甩掉落得一身輕鬆就好了。」

天使悲哀地笑著,仍然搖了搖頭。

「笨蛋啊,你。」

「是啊。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嘛──因為我很喜歡這個地方。」

天使的眼中泛起了淚光,滿足地說道。

該說什麼話來反駁她呢。

「……是嗎。這樣就沒辦法了。」

是,天使點了點頭,盯著我看……那真摯的目光,無聲地問我,那你呢?

「我馬上就要死了哦。多少誇獎我幾句,我想不會遭天罰的。」

……降臨到這個星球的天罰本身,很沒責任心地這樣說道。

我背起行李回答道:

「啊啊,我知道了,我可坦白了哦……我也愛著這個城鎮。大概──從那個時候起,我就
算是被你纏住了。」

哎,天使吃驚地睜大了眼睛。

「──那、那個,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我是說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一直喜歡你啊。我也是剛剛才發覺的。」

我打破沙鍋的說道。

天使的臉瞬間亮了起來,馬上又低下了頭。

「但是,我不是人類啊。」

天使到現在才注意到這個事實。

……真是的。這傢伙不就是個笨蛋嗎?

「我說啊。這個世界的人類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這種事到底有什麼問題來著。」

「啊,確實是這樣。」天使感動地點頭。

沒什麼需要再說的了,軍隊集合的時間也快到了,我向外走去。

「再見了。下次到比我有更好夢想的人那裡去吧。這樣一來你一定能成為真正的天使。」

我所抱持的幻想,肯定有著什麼地方是扭曲的。

我最後回頭這樣說道,天使只是帶著平靜的表情,回答了一聲「不」。

「不需要成為真正的天使。我只要像這樣當個假的天使就夠了。」

也就是說,幻想只需要一直是幻想就可以了。

是這樣吧,我表示接受,離開了房間。










房間裡只剩下姐姐的吉他,和一個假的天使。








>《Voice VI/Glitter Love》 END







《名詞解說》

『槍神』GODO
……他的別名。在擊落的「獵鳥」之時得到的俗稱。也有人諷刺地稱他為「驅神」。
(神也要躲開)
為數不多的純人類。以被封鎖地區發掘出的Longinus作為愛槍。
在對type:saturn的迎擊戰中死去。


『亞里士多德』Ultimate ONE
由其他天體飛來的八個生命體。
其真正身份是各行星上最強的生命種,各自都僅憑一己之力就能讓現存的這個世界上的所
有生命種全部滅絕。
亞里士多德這個名字是人們起的,他們本身連名字的概念都沒有。各個亞里士多德只是不
互相殘殺,除此之外自由行動。
而其中也出現了從這個星球的生命種那裡學到「知識」的概念、與人類進行接觸的幾個亞
里士多德。
在負責接受、傳達來自各自所屬行星敕令的被消滅之後,與人類進入了最終決戰。

(補註:後來發現我在第二章時漏了一個名詞,不過那個同樣也是『亞里士多德』
但反正那是未完全版,沒有就算了,值得一提是當時的標音為[ ONE],故意有空白這樣)

創作者介紹

W.F的碎碎念之國

wind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