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遍染灰色陽光的雲海中,飛翔在天空中的巨大十字架消失在遠方。

只是稍稍改變了軌道的那傢伙,一邊往地面降下制裁之雨,一邊從我們的視野中消失了。


──戰鬥似乎結束了。


我乘坐的飛機穿越對流層,繼續向上攀升。

緩緩地攀升著。機體的側腹部開了個大洞。

受傷的鐵鳥已經不聽話了。

只是如所有有翼種群的夢想一般,將一直飛翔,直到腐朽。

這樣下去肯定會穿出灰色的雲海,到達平流層吧。我的身體還沒強壯到能在那裡呼吸。不
過倒不必擔心。在到達那裡之前的這段時間,可沒人保證這身體會沒事。

我撤下架起的狙擊槍,靠在牆上。

艙門敞開著。冰冷的大氣不經意湧入,地上的景象可以看得很清楚。

不帶一絲顏色的無色大地。連遠處的海也沒有顏色。

這是完完全全死絕的世界。

雖說如此。

我還是萬分珍惜地將這鋼鐵色的世界儘量收入眼中。







五年前我也看到過這種景色。

那一天,破雲而現的敵人有著無上美麗。

一對羽翼,和讓人覺得與人相似的外形。而我向那天使般的東西開槍了。雖然對她來說那
子彈比豆子還小,但額頭中彈的天使卻墜落了下去。

那時,扣下扳機的瞬間,我透過瞄準鏡與她對上了視線。不可能有意識溝通。事實僅此而
已。

但是,從那天以來,我就一直夢到她墜向雲海的情形。





同乘一機的天使醒了。曾經是成對的翅膀,有一羽被淒慘地拔走。

她是亞麗里的高位種,理所當然地被趕來參加這次作戰,滿身瘡痍地飛進了這裡。

只不過是要歇歇腳,但運氣不好。在她打開艙蓋進入飛機時,這架飛得過於靠近十字架的
飛機承受了光之箭的直擊。

光釘穿了她的翅膀和機體,毀掉了機身的電子腦,奪去了她的意識。

幾分鐘後的現在。昏睡的天使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她對我說了一聲「早安」,轉頭看向外面。那被人稱為亞里士多德的存在,在遠遠的方向
上消失而去。

我只向發呆的天使傳達了我方全滅和作戰成功的消息。

天使高興地靠過來。已經站不起來、靠手腳並用爬過來的她,手突然嘩地滑了一下。

我撒在地板上的血形成了血泊,將天使的身體染成一片赤紅。

「是在──我飛進來的時候?」

我沒有回答天使的問題,只是望著外邊的景色。

飛機越過連綿不斷的雲層,繼續攀升著。

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的天空,和經由書本得知的事實有所不同。

「天空,好紅。」

重複著不知在何處聽來的話,手使不上力氣。黑色的槍掉到地上。

「黑色的槍。果然,你就是那個『獵鳥』的人。」

「……算是吧,大家都這麼叫我。不過,看來是那時候把運氣都用光了,所以這次才會是
這種下場。」

「笨蛋。誰叫你要保護我。」

「沒辦法啊。眼前有美人死掉是會做惡夢的。」

我說出了很戲劇化的台詞,但太過裝模作樣,不由得好笑地笑了出來。

不像你,她笑道。

我們沒有看著對方,笑了。小小的、微弱的、溫柔的聲音。

「你變了呢。以前你可沒這麼坦率。聽說你有了比我更好的戀人,是真的?」

……真有那樣的人嗎?要說冒牌貨的話,倒還確實是有個天使在我屋裡等我回去。

據說天使不是治癒身體,而是治癒心靈的。

「不過,你說錯了。我並不是因為誰而改變自己。我啊,打一開始就是這種性格。雖然外
表裝得冷漠,骨子裡可是個好人哪。你都沒發現不成?」

「哎呀,是那樣的嗎?」

「嗯嗯,就是這樣。小時候我還憧憬過成為英雄哦。雖然現在還不夠成熟,不過初衷不改
……所以,妳走吧。現在還來得及,就算用一隻翅膀也還能降到地面上吧。不用陪我。」

她站起來,不可思議地用嚴厲的眼神看著我。

「這樣好嗎?到最後都是獨行俠。」

「我說過了吧。我想裝得帥一點。因為我憧憬成為英雄。而且,最後我想一個人呆著──
至今為止我都是一個人過來的。」

連我不習慣的假笑,我覺得都做得很好。

這恐怕是我一生中最精彩的演出了。

「那麼,永別了。」

她展開單翼飛翔於空中。

彷彿是那遨遊於赤紅色的海洋的天使之魚。





我站起來,走向機師位。

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修理著已經壞掉的自動操縱。

如果還有點運氣的話,就一定能有一個不同的結果。

合上眼睛睡去,耳邊響起語聲。


「你為什麼要戰鬥呢?」
「那是因為,我不想死。」

「那麼,為什麼不想死呢?」
「因為我想活下去。」

「那為什麼,想要活下去呢。」

很簡單。那是因為──

在記憶的盡頭。
只有這個問題的答案,和以前有所不同。





《V/How A Star Is Born》 END

創作者介紹

W.F的碎碎念之國

wind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