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的人堆,我回到了房間。

天使還不覺厭煩地呆在這裡。

季節臨近冬天。氣溫突破了冰點,看來這城市馬上也將名副其實地凍結起來吧。

但我可沒打算在這裡迎接第二個冬天。

「最近城裡很熱鬧呢。」

天使從窗口俯視著街道,喃喃說道。

很大的、比少女還要大的窗戶,正如在圖畫書中看到過的教堂的窗戶。

擁有金色頭髮和純白羽翼的天使低下頭,臉上帶著哀傷。映在她背後窗戶上的街道和兩棵
世界樹,如同海市蜃樓一般,微微地,朦朦朧朧。

…在一切都是灰色的世界中,只有這個天使,如惡夢一般美麗。

天使俯視遠處地面上的風景。

城裡現在因要往外逃的人群而混雜不堪。

「那個,大家在做什麼呢?」

「那是舉城大搬遷。全長三千米在天上飛的亞里士多德把鄰近地區給毀了。算算那傢伙的
行進路線,還有三天就會經過這個城鎮。」

「從我的頭上嗎?」

「是我們的頭上。搞不好會撞上世界樹。不管怎麼說,那傢伙經過的下方都會被破壞殆盡
。城裡的人要逃走也是理所當然的。」

「啊啊,所以大家才那麼拚命啊。」

天使似看非看地望著地面上,喃喃說道。

我斜著眼睛看著杵在那裡發呆的天使,開始收拾行李。把冬用的防寒服和防寒用具、個人
用的制氧器和幾把槍往包裡塞進去。其他的行李就放在這裡。

「你也要走了嗎?」

「我還不想死。不過也不是馬上就走。等下安靜下來之後,一個人走。」

天使感到很遺憾似地低下了眼睛。正因為她平時總是沒來由地開朗,這樣才顯得極其孤單。

「……以後不會再見面了,最後問你一次:你到底是什麼?」

哈~天使給了個毫無緊張感的回答。

我只知道這傢伙不是實際存在的那種天使。

所以──在最後,我想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天使乾脆地回答道:

「我呢,就是被大家叫做亞里士多德的那種東西。」

你不知道嗎?天使帶著這種表情看著我。

亞里士多德。突然出現於這個星球,毫無例外地與所有生命體為敵的生物。別說是溝通意
識的方法了,連其作為生命體的生態都無法計量的怪物們。

但這樣的存在,在這樣小小城鎮一個蕭條高塔上的廉價公寓房間裡,具備天使的形態,彈
著吉它,讓人笑都笑不出來……地球上所有的生命種都無法與這種生物抗衡,神啊,你準
備了什麼樣的天罰啊?

「你真的是?」

「討厭啦。正確來說,是這個城鎮的地盤。以前的『我』被射下來掉到這裡,當場死亡。
後來身體上就長出了樹木發芽,也有人來居住了。」

天使說道。這個星球已經沒有孕育生命的力量了。所以綠色無法萌芽,但如果其根基的大
地不是星球,而是一個生命體,就可以發芽。

「原本我並不是這樣的生物,但變成了這種樣子。大家叫做世界樹的,是過去的我的翅膀
。世界樹的樹葉…那個,也就是翅膀上的羽毛。飄落的羽毛以和過去的我相似的形態掉了
下來。原本過去的我就是那樣侵略型的生態。並不是遍佈於這個星球的那種天使。」

「但你這樣子就是天使啊。」

「因為我是大家的幻想。雖然過去的我的身體已經死亡,但類似於意志之類的東西仍在。
只不過,對於過去的我說並沒有意志這種概念。這個星球的種族擁有讓智慧成型的優秀機
能。過去的我擁有卻不曾使用的智慧,就以大家為藍本,擁有了形態。

我之所以會是天使的外形,是因為與過去的我的形態最接近的印象就是天使。這樣一來,
我才能擁有與我原本無法進行意識溝通的各位、相近的思考模式。正因為我成為天使這種
幻想,才形成現在的我。」

天使通過成為幻像一事而脫離了亞里士多德這個存在。是因為自我的消失,才得以第一次
認識到自我的奇怪生命。

……她已經不是任何東西,而是人們恣意描繪的天使這種形象的具現化。

「你,幸福嗎?」

是的,天使高興地點頭道。

她明明不存在於任何地方。

只有幻像在此。

「──是嗎。天使只能存在於幻想之中啊。」

我突然地想起天使的定義。

有翅膀、有光環、美麗、而且,終究不過是幻像的──

反正,為自己帶來救贖的人之類,也不過是妄想而已。

我這麼認為。天使似乎很遺憾地回答,確實如此。








「如果我是真正的天使就好了。」

比真正的天使更像是天使的她,不知何時如此喃喃地說道。








《IV/After Images》 END

創作者介紹

W.F的碎碎念之國

wind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