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工回家的時候被天使抓住了。

不是我家的那個天使,而是正正經經位於亞麗系統樹中的天使。

「你最近真不會做人啊。連我這樣的美人邀你喝酒都拒絕,只能讓人覺得你是不舉了。」

被強行拉進酒吧灌下酒精後,她說道。

……確實,我不記得這半年我和她講過話。

正當努力地讓無聊的對話熱火起來的時候,其他的客人嚷了起來。有人衝著天使喊:與其
陪那種人類種,不如陪陪亞麗吧。雖然我亦心有慼慼焉,她卻瞪了發出那客人一眼,聲音
安靜了下來。

「抱歉。壞了你的心情?」

「確實沒可能有什麼好心情,但那傢伙說得也有道理。你怎麼會看上我的呢。亞麗不都是
為了生出更強的種而戀愛的嗎?我可生不出什麼強悍的子孫。」

「有什麼關係,有一個例外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而且啊,我們重視的是外表的美。與天
使種相近的亞麗又少,你又是我喜歡的那類型。其實也沒什麼問題啦。」

她一邊將玻璃杯中的紫色混合酒湊近嘴邊一邊說道。

她的形態正是天使。她的翅膀不是為了在天空飛翔而生,而只是類似於用來收集周圍重粒
子的容器。天使種就算沒有翅膀也能飛行。有傳聞說,過去被稱為六姐妹、身負守護亞麗
之職的天使種,在戰鬥能力上與持有魔劍的騎士屬於同一級別。

也就是說,憑一己之身就能進行可與核導彈相提並論的破壞活動。





在酒越喝越多多少有點不清醒的時候,她問了件奇怪的事情。

「我說,為什麼你要用槍呢?」

「我說啊,人類又不能像亞麗那樣利用。靠腕力也有限,依賴武器是理所當然的吧。一個
人就能用得了的熱武器,除了槍之外還有什麼。」

「哼。說起來不就是人類並不適合戰鬥嗎。那為什麼你又要戰鬥呢?」

「……是啊。應該是因為小時候家裡人都被殺了吧。為了復仇,才挖出槍來練習射擊。」

「什麼嘛,老套的情節。」

是啊,老套的情節,我雖然也想笑笑看,但笑不出來。至今為止,我假笑就從來沒有成功
過。

「不過,家人應該就是指同種吧?這裡也從來沒有聽說過還有除你之外的人類種。」

「我沒說過嗎?我本來是在西方大陸出生的。大斷層的那一邊。」

「西方大陸……被那個黑色亞里士多德抹消的大陸──?」

她吃了一驚,陷入了沉默。西方大陸被燒灼殆盡的時候,我確實只是個十二、三歲左右的
小鬼。

已經是過去了將近七年的事了。

「話說回來,你還在幹那份工作?」

「當然幹啊。我這種半吊子的人沒別的工作好做,我又討厭被當作稀少種給保護起來……
幹嘛啊你,又想發牢騷嗎。那東西和你又不一樣。在意這個簡直就像白痴。」

「當然會在意。別的人去幹還好,偏偏是你每天去殺那些天使,讓我一肚子火。我說,為
什麼你要去狩獵天使呢?」

──那是因為我彆扭。

「──因為是工作,沒辦法。」

我移開眼睛說道。她看透了我的底細,冷冷地看著我。

「是啊,你就是那種從不想得太多的人。所以才不會覺得辛苦。但是,同樣也不會得到快
樂。你不會沉浸在過往的回憶之中。你過著和你使用的機器一般的日子。所以不扯扯理由
、不用這種容易理解的意義武裝起來,你就會動彈不得。」

天使一臉憮然地說著。但是機器又有什麼不好的。說什麼有感情才是高等生物,那才是真
正的幻想。

「怎麼了,今天比平時更纏人哪。」

「當然會纏人。誰叫你完~~全都不理人家啊。」

「喝醉酒的天使,形象可不好哦。」

「什麼嘛。別看我這樣子,在家鄉也是很吃香呢。」

我「是是」地敷衍著她,喝乾了酒杯。本來是打算控制點的,卻比她醉倒得還快。

天使最後提了個問題。

「吶,你為什麼要戰鬥呢?」
那是因為,我不想死。

「那麼,為什麼不想死呢?」
一定是因為我想活下去。

「那為什麼,你想要活下去呢。」

太簡單了。
因為至今為止,我還沒碰到過哪怕一件好事。

「……是嗎。沒有理由就活不下去嗎。你啊,真是不成熟的生物。」

然後,她先離開了座位。

不過,那也是沒辦法的吧。因為人類憑藉本能而生,所以世界毀滅了一次。以悲觀的理由
來武裝自己,是降臨到殘存人類身上的唯一懲罰。




《III/Roman》 END









《名詞解說》

『六姐妹』 No.1 saving system to earth
大戰時作為亞麗百種的盟主而君臨其上的存在。
據說外表酷似人類種,六個人全都戴者黑色的帽子、穿著黑袍,形象一如童話中的魔女。
每個人都擁有凌駕於所有亞麗百種之上的能力。
大戰末期,最小的妹妹「審判」被騎士打倒,但她垂死的一擊在大陸中心製造出了斷層。
剩下五人去向不明。

(補註:由於魔術已在鋼之大地失傳,因此六姊妹每個都勉強算是真正的魔法使)


『黑色的亞里士多德』 type:jupiter
出現在大陸西方的亞里士多德。
全長達數十公里的純黑色的巨人。形態極其接近人類。
本體是黑色光子氣體的集合體,理論上來說可以膨脹為無限大。氣體中心有一個只能說是
模擬太陽的、實體不明的核。其身體即光子氣體似乎就是由該物體放出。
八個亞里士多德中消滅最多生命的一個。西方大陸曾經集合全部兵力對抗,將其擊退但沒
有造成損傷……原本對於這個亞里士多德來說也沒有「損傷」的概念吧。
其後,在與被派遣到西方大陸的騎士團之間的戰鬥之末,被騎士愛登的魔劍「斬擊皇帝」
一刀兩斷。被斬斷的亞里士多德的模擬太陽失去控制,將西方大陸的地表燒灼殆盡。



『十字架』 type:saturn
全長三千米,十字架一般的亞里士多德。
表皮由發光的礦物形成,沒有任何紋路。這個類似十字架的飛行物體,能從其身體向地面
傾瀉光之雨。
雨的本質是一米左右的十字型電磁衝擊,在接觸地面的同時爆炸飛散,消滅周圍的生命體
。十字型的光還有其他種類,可以直接穿透地表誘發地震,破壞生命居住的大地本身。刺
穿地表的無數的十字架,正如在荒野上鋪陳開去的墓碑。
也稱為空中要塞,它似乎是行星圈內的亞里士多德們的領導者。


『Black Barrel』 Longinus
銃神擁有的黑色之槍。用與所有相剋的礦物製造,對於哪怕只含有微量的生命體來說,
也可算是如天敵般的武器。
但是存在於這世界上的所有生命種都受到的影響,因此不要說使用它,就連碰到它都是不
可能的。
此槍為殺神之槍。當攻擊對象的力量──也就是含有的的程度越高時,這把槍的殺傷力會
有飛躍性的提升。
……只有現已成為稀少種,不含無法對應進化的生命種可以接觸這把槍而不受任何影響。



『天空,好紅』 blood sky
是說這個世界的天空。穿越灰色的雲海,在其上展開的不是藍色而是紅色的天空。
這不是由大氣污染,而是由大戰末期飛來的亞里士多德之一──的血液造成的。
六姐妹為阻止入侵而與其對決,與它不分伯仲,而之後它的血液覆蓋了這顆行星。而包裹
著天空的灰色雲層,想來是六姐妹所布下的防護膜。
而在這赤紅的天空之中,入侵受阻的剩下兩隻亞里士多德,如遨遊於海里的魚兒一般浮游
著。


『天之亡骸』 type:venus
推測全長達千米的亞里士多德。出現於大戰之後,飛行於雲海之中。沒人確認過其存在,
人們都傳說它形態並不固定。
是個生有一對類似羽翼之物的生命體,與其他亞里士多德相比,更接近這個行星的生命系
統樹。
根據記錄,在新曆八十三年,由眾騎士團的毀滅作戰擊墜,墜落到大陸某處。原本它是降
落在行星地表,植根於大地,擴散自己的分身──也即孢子──將行星啃食殆盡的生命體
。可以說是巨大的食肉植物。
……現正因陷入沉睡。

創作者介紹

W.F的碎碎念之國

wind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