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久以後的未來,戰爭爆發了。




很多的人死去了。
而剩下的人繼續互相廝殺。


然後在那裡,一名紅衣的男人孤獨奮戰著。







男人並不是英雄,也不是什麼超越種。
他只不過是一名非常平凡的人類。

但這樣的他,卻持續地為著自己的理想
奔馳在戰場上。


他揮舞著劍,白與黑的雙刀
那就像是象徵著拯救及殺戮的兩面。








想要成為正義的一方。

想要拯救所有的人。

想要讓人人都幸福。










......但是那種事,打從開始就是不可能實現的天真的夢。














毀棄的村莊,依舊燃燒著。
殘碎的,不成人型的屍體,也靜靜躺散四處。



一片火紅中,紅衣的男子走在其中。
踏著沒有意義的步伐,
尋著沒有意義的身影,

但是,終究沒有人存活下來。






年幼的小小少女,像是沉睡一般地仰躺著。
紅衣男子的身影靜立一旁,只是看著。

也只能看著。








在這一刻,紅衣男子終於體認到
當年那名曾經被他以"父親"之名稱呼的男人
在那片火焰的殘骸中,發現尚且倖存的自己時
是怎麼樣的感受...


那種心情,如果此刻他也能擁有那該多好啊。

如此一來,他應該也能露出吧?








──那深刻在自己心中,英雄的微笑。









到底過了多久,他已經記不得了。

沾滿血污的雙手,救了很多很多的人
但卻有更多更多的人死去。

儘管如此,他卻不曾後悔。








不知又過了多久後,戰爭終於宣佈結束了。
只不過,人們卻還持續死去。

在那個邊荒的戰場,尚且有著數百人的戰役持續著。
沒有得到停戰的消息,仍繼續著沒有意義的廝殺。







────住手!快住手啊!!
已經夠了,像這樣的事情,可以結束了!



並不是對自己,而是對著他人
紅衣男子的吶喊,並沒有辦法傳達。

......他只不過是個人類,什麼都做不到。








男子的心中湧起無限的忿概。
眼眶第一次,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那並不是對任何人
也不是對這個殘酷的現實

只不過是,對自己深深的無力而咆吼。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了十年前,那場戰役。














沒錯,要拯救眼前的人們
像自己這樣的人類是作不到的

......但是如果是英雄的話,一定!







需要力量,他需要更多的力量。
要什麼代價都無所謂

....我的人生
....我的生命
....我的未來

......像那種東西,你要的話就通通都拿去吧!


取而代之的,世界啊......把力量借給我吧!!


















於是,永生的契約締結了

















持續廝殺的戰場上,成千上百的人們仍在互相殘殺。
壕溝,戰車,槍械,炸藥
已經沒有目的了,卻仍在無意義的結束著生命。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不屬於這個戰場
紅衣的騎士降臨了...



面對著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
猜忌與憎恨的子彈和砲火毫不留情地襲向男子。



但紅衣的騎士不閃不避,只是揚起了手臂。
綻放了,七片耀眼的紅花之華。

以及,像是誓言一般的言語。










我為吾劍之骨
────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不需要猶豫
這一點的付出,不算什麼
我的犧牲根本就不重要


因為衛宮士郎這個人

本來就是為了成就"正義"之劍而存在的











身如鋼鐵 血若烈焰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從來不曾忘卻
衛宮切嗣當時的笑容

就算這個身體倒了,血乾了



支撐著我的意志,也絕不會有所動搖。













創造了數以千計的劍刃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這麼多年來
縱橫那麼多的戰場中
哀傷,痛苦,死亡
還有笑容

那些景色,都是驅使我繼續前進的動力











不知是否已死 也不知仍否活著
Unknown to Death . Nor known to Life.












從來不曾想過退縮放棄
因為我知道,只要一旦心生猶豫
那麼這些年來的堅持與努力,就再無法回來了

就算沒有人理解,也沒有關系

因為這是屬於我,絕對的理想












忍受著痛楚 製造著武器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weapons.


但那雙手 卻不曾掌握任何東西
Yet, 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或許天真
或許愚蠢

像這樣持續地行動著,究竟又能得到什麼東西呢?



說不定,什麼都得不到吧?



但是我知道,這雙傷痕累累的手
能夠揚起人們心中的笑容

..............這就夠了,所以......













如我所祈 無限的劍製
So as I pray, Unlimited Blade Works.














突然,戰場為之一換
世界改變了

燃燒的火焰奔馳,天際巨大的鋼鐵齒輪高掛
朝盡頭無限蔓延的劍,在那裡...



────紅衣的騎士傲然屹立於他的劍塚中








緩然高舉了右手,輕然落下
緊接天際下起了爆裂的剛劍之雨......


於是,最後的戰爭結束了






不可思議地,在殘碎的兵器殘骸中
連一個人都沒有受傷




────這是奇蹟

足以扭轉原本不可改變的
那麼多人必然死亡的命運

這並不是人類所能辦到的事,所以......








在這個瞬間,英雄Emiya誕生了











我的生涯沒有意義
這麼多年來,縱然不需別人說明
我也明白了......

我的理想,只是一種偽善而已




但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並不是那麼複雜的東西
衛宮士郎之所以相信
只不過是單純地,憧憬著那個男人而已







或許總有一天,我會開始懷疑吧?
或許總有一天,我會後悔吧?


但是,唯有一件事情不會改變





此時此刻的我
此時此刻的衛宮士郎
他所相信的這條路,絕對......



────絕對、不是錯誤的










Fate/Red Sword ~the end~










後記:

關於此文
算是一時興起
在圖書館唸書到一半有的衝動
就跑回家結束完成了(我這白痴!隔天要考高會啊!)

總之,架構就是以UBW篇中所給的蛛絲馬跡
所寫的Archer的過去,士郎的某未來
盡量在配合原設定的情況下
發展劇情
不過畢竟還是我喜歡的意識流寫法
本線只是簡單帶過
畢竟時間不足
不然原本的構想戰鬥系還頗多的就是

咒文故意用英文版本
再搭配個人認知和日文咒文所寫出來的
這反而變成了此文的主軸就是了啦


***
同人短文
舊文重發,主要是想試試網頁語法而已
真有夠難加麻煩的
效果還不好
還是bbs介面方便
創作者介紹

W.F的碎碎念之國

wind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